创先争优当前位置:首页 >> 党群工作 >> 创先争优

江西日报:学身边典型先进事迹 做新时代江西地质人

点击率:235  发布时间:2021年9月29日
杨明桂(拄棒者)在朱溪矿区进行野外调查 (江西省地质局供图)

  杨明桂同志今年88岁,195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我省冶金系统第一个五年计划劳动模范(1957年)、江西省先进工作者(1962年)、江西省直机关十佳“人民好公仆”(1990年),1993年获李四光地质科学奖野外地质工作者奖。近期,江西日报推出通讯《杨明桂:地质科学高峰的攀登者》和报告文学《千山踏遍——记杨明桂》,报道了杨明桂同志的先进事迹,在全省自然资源系统和社会各界产生强烈反响。江西省地质局干部职工和杨明桂同志的亲属纷纷撰写心得体会,学习杨明桂同志先进事迹,争做新时代的地质人。今精选数篇体会文章,以飨读者。


推进赣南地质事业高质量发展

  杨明桂一生致力于钨矿找矿实践与研究,为江西钨矿勘查找矿和成矿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影响带动了赣南地质队的发展步伐,尤其是木梓园隐伏钨矿床的发现,总结出世界著名的“五层楼”黑钨矿成矿理论,开创了我国模式找矿的先河,被列为1965年全国重大发明创造(这是当时全国的最高科技奖项)。

  这些年来,在杨老的带动下,赣南队在“五层楼”成矿理论的基础上,延伸拓展出“七层楼”成矿理论,打开了赣南钨矿的第二找矿空间。如今,站在改革转型发展的新起点上,赣南地质人要学习杨老的先进事迹,走好新时代地质事业高质量发展之路。

  发扬敢想敢干、争创一流的创业精神。面对木梓园矿区地表像藤条一样蔓延的细云母线,杨老顶住巨大的压力,运用地质力学理论打孔验证。假如当时没有杨老等人的坚持,很可能就没有木梓园隐伏钨矿床的发现,也没有“五层楼”黑钨矿成矿理论,隐伏钨矿床的勘探要推迟很多年。走好新时代地质工作者的长征路,就需要大力弘扬这种敢想敢干、争创一流的创业精神,以更加开放的眼光、更加开放的理念、更加开放的行动谋划好改革发展路径,紧紧把握当前地质工作重要发展机遇期,按照江西省地质局“四六六三”发展思路,努力实现赣南地质队地质事业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可持续的发展。

  发扬刻苦钻研、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严谨的科学态度,高尚的职业操守,是杨老的高贵品质。杨老不为找矿热、矿权热所动,潜心研究,找到丢失的华南元古大洋,新厘定华夏成矿省和钦杭成矿带,取得了多项理论创新认识。历时12年,数易其稿编撰出版《中国矿产志·江西卷》《中国区域地质志·江西志》和《江西省环境地质志》。推进地质事业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基础地质研究和科技创新,更加需要增强创新这个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要依托现有院士工作站,以项目为载体,以人才为支撑,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推进产学研和协同创新相结合,尽快培养一批高端领军人才,形成高效快速科技创新体系和科技创新团队。

  发扬立足地质、服务社会的担当精神。无论是献身地质事业的铮铮誓言,还是老骥伏枥的无私奉献,杨老始终站在大地质、大生态的高度看待地质工作,他的身上始终体现着老一辈地质科技工作者的高尚情怀和责任担当。推进地质事业高质量发展,必须下好“先手棋”,找准“矿产资源保障、生态文明支撑、专业综合服务”三大定位,立足地质矿产主业,加强基础性、公益性、战略性地质工作,做好“地质+”文章,拓宽地质服务领域,加强生态地质调查,积极服务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地下水污染调查与防控、土壤污染调查与治理、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修复工程,做好“金山银山”的勘探者,当好“绿水青山”的守护者。(陈  武)


他是高地,却一直站在山下

  杨明桂的先进事迹感染影响了很多人,得到杨老指导并受益的人很多,毫不夸张地说,现在江西稍微有点名气的中青年地质专家,多少都得到过杨老的指导。

  我们应该从他身上传承什么?

  首先,要学习他在党爱党、至诚报国的爱国情怀。他一辈子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哪怕退休后也是这样。这次编撰“江西地质三志”,我想他应该是有这个情结,希望把从事地质工作的经验与理论认识总结出来,留给后人,以报党恩。

  其次,要学习他一丝不苟、刻苦钻研的科学精神。他从不停留在已有认识上,不断求知,经常到野外看钻孔岩心。对一些重要地质报告,他会用七八天甚至半个月时间进行阅读、查对资料后再提出详细意见。在编撰“江西地质三志”的过程中,800多万字的文稿,他反复推敲校验了五遍,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第三,要学习他甘为人梯、大爱无私的奉献精神。三清山在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过程中,杨老由于劳累过度,突发脑梗,每天打完吊针仍继续工作。

  第四,要学习他谦虚和善、平易近人的优秀品质。做学术科研,不同的群体,出发点不同,接触面不同,得出的结论就有可能不同。杨老学识渊博,专业精深,工作中很善于听取一线科研人员的意见。这点难能可贵。1993年至1997年,我们开展了《江西省岩石地层》项目科研工作。杨老是项目总顾问。江西省双桥山群是赣北地区一套广泛分布的变质岩地层,而且是一套重要的矿源层,其划分对比长期存在争议。其中有一套古红层具有良好的可识别性,是区域对比的填图标志层。杨老和项目组讨论该标志能否作为大区域对比的标志层,项目组一致认为可以跟整个华南地区进行区域对比,普遍存在该红色标志层,并提出初步方案,杨老提升为“黑、红、火、砾”的标志层,将双桥山群划分为横涌组、计林组、安乐林组、修水组,这样便解决了华南地区该套元古代地层的区域对比问题。他也一直在强调,“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集体成果哟!”我想,如果低调中有更低调,纯粹中有更纯粹,那必定是杨老。

  1995年退休后,好多矿老板开出高薪聘请他,他都谢绝了,留在局高级顾问咨询中心工作。杨老曾说:“我向往着,站在山下,仰望着一批批年轻人登上地质科学勘查技术高地。”杨老就是我们心目中的高地,但他却乐于站在山下,帮助越来越多的优秀青年地质技术人才,攀登高峰。(尹国胜 宋志瑞口述  江 燕整理)


为地质科学贡献青春力量

  我第一次认识杨老是2013年12月29日,那时我刚参加工作半年。他是来考察朱溪矿区新发现的晋宁期含铜花岗闪长斑岩。

  那天虽天气晴朗,但寒冬腊月山上依然结了冰,山高路陡、杂草丛生,杨老手拿竹子当拐杖,在我们前拉后推的协助下,花了近一个小时才爬到山上的露头点,每个人都大汗淋漓。在现场,杨老从宏观到微观仔细查看了该处花岗闪长斑岩露头点,让每个年轻地质队员发表自己对朱溪矿区的认识和看法,并用带着河南口音的普通话对我们提的疑问逐一解答,叮嘱我们要格外注重野外第一手资料的获取。

  作为职场新人的我,如饥似渴地聆听杨老的教诲,对他的每句话都铭记于心。

  由杨明桂任总编完成的《江西省区域地质志》《江西省矿产地质志》《江西省环境地质志》(“江西地质三志”),是我省地质界的百科全书,是全国省级地质专业志书研编试点成功之作。

  2020年11月17日至19日,省地质局举办“江西地质三志”成果学习班,87岁高龄的杨老连续三天、每天近6个小时给我们系统讲解了“江西地质三志”的成果。我们从不放过任何向杨老学习的机会,从朱溪矿床成因、到朱溪与蒙山地区构造-岩浆演化与成矿差异性、再到钦杭成矿带下一步找矿方向等问题,杨老都耐心为我们释疑解惑,触发了与会者深思。

  没过几天,即11月25日,我和杨老又在杭州“偶遇”,共同参加第十五届全国矿床会议,杨老作了《华南洋与古华南洋构造成矿域的基本轮廓》的报告,提出的很多地质新认识得到与会院士、专家的高度认可。已经耄耋之年的杨老身体力行地为我们传播地质科学知识,希望我们能够融会贯通“三志”精髓,将“三志”新认识真正运用到工作实践当中。

  我受杨老的鼓舞,经常主动登门求教,杨老不厌其烦地解答。他时常鼓励我要多进行成果总结、多积累沉淀,并手把手指导我撰写多篇科技论文发表于《中国地质》《江西地质》等期刊。在他的鼓励和鞭笞下,我将继续努力,勇攀地质科学的高峰,为地质科学研究贡献青春和力量。(欧阳永棚)


他把一生献给党

  1971年,杨明桂担任九一二大队六连连长,率队进入抚州东乡刘家岭开展煤矿勘查工作,直至1973年3月调离。

  在这短暂的3年中,杨明桂以真诚和业绩,深深影响了九一二大队一大批地质工作者。时至今日,该队3位健在的八旬老战友回忆当年的情形,仍对杨明桂赞不绝口。

  和工人打成一片

  88岁的江祥裕是杨明桂的同龄人,他说:“杨明桂与一线工人们打成一片,有搬家任务时从来都是一起上。”他回忆刘家岭找矿期间,多则一周就要搬迁钻机设备,转战新的点位。在陡峭的山间,上千斤的设备只能依靠人力搬运。作为六连连长、刘家岭项目总负责的杨明桂,从不吝惜力气,每次都与工人们一起劳动、一起出力。日子久了,工人们也不再把这位书生干部当外人,心里话都愿意同他说。

  83岁的钟玉山,是杨明桂的下属,杨明桂经常耐心地给他讲解地质知识。“杨明桂对同志们相当好,待人真诚、不摆架子,喜欢拉家常,是个修养极高的领导。”他回忆,野外工作歇息时,杨明桂会绘声绘色地说着《三国演义》和《红楼梦》,一旁的地质队员们听得津津有味。

  拿同事当亲人

  “杨明桂和蔼可亲,对人相当好。当时我家里比较困难,他总是很关心,经常问我家里生活情况。”87岁的吴雄标回忆说。

  那个年代,大家生活比较拮据,一分钱掰成两分花。吴雄标有四个子女,爱人没有工作,冬春季节,不得不挖竹笋卖钱补贴家用。细心的杨明桂在每次出野外时,总会拿出自己的津贴买一些吃的带上山分给大家。这一暖心的举动,吴雄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吴雄标攻读地质专业的小女儿大学毕业,分配至上海某工程部门,却因为野外工地无法解决女生住宿问题而被退档等待重新分配。这让吴雄标焦虑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鼓起勇气来到省地质局办公楼,却迟迟不敢敲杨明桂的门。正当他泄气准备下楼时,杨明桂撞见了他。问清了事情缘由后,杨明桂不厌其烦地帮他询问清楚了档案去向,并联系上了将要分配的工作单位。

  值得一生去学习

  曾经的老战友们颐养天年的时候,杨明桂仍不服老,奋战在地质岗位,继续指导九一二大队冷水坑银矿、朱溪钨矿等找矿工作。钟玉山仍记得杨明桂年轻时一直有胃病,吃不下什么东西。当得知杨明桂身体健康时,他终于放下心来。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从杨老总身上学到很多,他是值得一生去学习的榜样。”吴雄标说。自从子女都参加工作,生活条件改善后,吴雄标积极接济困难群众,参与捐款,把对杨明桂的感激转化为对社会和单位的回馈。

  “九一二大队每次攻坚任务都能动员各岗位职工乃至家属共同参与,完成找矿任务又快又好,与党组织的领导分不开,与像杨明桂这样的优秀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分不开。”江祥裕在“在党50年”纪念章颁发仪式座谈会上如此评价。(徐飞龙)

  

坚强·坚毅·坚实

  2014年12月的一天,杨明桂总工程师找到我说:“小王,《中国矿产地质志·江西卷》的研编工作已基本结束,剩下的就是一些出版前的校稿工作了。”他停了停,又说:“但还有一些地质科学问题还没有解决,我想在新编区域志和矿产志的基础上,立足江西,联系相邻地区,以晋宁期华南洋构造格局、动力体系、成矿体系和燕山期滨太平洋陆内活化造山成矿作用与构造控矿规律为重点,做进一步研究总结和创新认识。”他介绍,专题计划分三年完成,预算经费总共50万元,“我不会用电脑,需要你们小同志的配合和帮忙啊。”他说。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这么大的一个研究课题,涉及的研究范围和内容广而深,别说50万元,就是500万元都不一定能完成得了。

  事实却不是这样。专题研究工作于2015年正式启动,因研究内容涉及九瑞矿集区、德兴矿集区、朱溪矿集区、新余铁矿田等多个省内重要矿集区和矿田,最后邀请了近10家局属地勘单位、40多名中青年地质工作者参与专题研究工作。

  在第一次专题研讨会上,杨总对大家说:“这两年我已经很少到野外现场去看了,掌握的第一手资料没你们详实,希望由你们来编写各个矿集区和矿田部分的内容,最后我来统稿。虽然项目钱没多少,但是该做的样品分析测试还是要做,该花的钱还是要花。国家给我发了退休工资了,我本人不会从项目里拿一分钱工资。”

  项目最终于2017年12月顺利结题,提交的成果报告共十章,约76万字,插图480幅。以陈毓川等多位院士为首的评审专家组对项目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该项目首次提出了“华夏成矿省”的概念、边界范围及成矿单元划分方案;首次提出古华南洋经钦州湾到红河、澜沧江一带,为古华南洋成矿域的构建提出了新的思路;建立了“多位一体、多层楼、多台阶”的“三多”模式,对我国深部找矿预测具有普适性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杨总用这件事告诉我,作为一名心系地质事业的老党员,有着坚强的党性和坚毅的意志,有着坚实的学术素养,就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倒他。(王光辉)

  

一家人在武汉的日子

  外公和外婆已经连续好几年奔波来北京开会了,这次我们首先是为他的身体感到担忧,怕他和外婆太辛苦了,快90岁了还要坐11个小时的卧铺来北京,两天会议的强度也很大,而且他还要在会上发言,还要审一些设计和听别人的汇报,很消耗体力和脑力。

  我们一家五口,都是共产党员,都是地质人。外公是构造地质方面的专家,外婆搞的是铀矿地质,爸爸是沉积储层方面的专家,妈妈的研究方向是岩矿,而我目前正在北京读石油地质方向的博士。外公说过,他年轻时,晚上几乎天天加班。特别是自1995年退休后的26年来,他审查了无数的报告设计,一直在学习和积累。他对我说,要感谢共产党和组织的培养,给了他锻炼、培养和提高的机会。所以这一辈子要勤勤恳恳为党工作,报答党和人民。

  去年武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我们一家五口在武汉家中团聚了4个月,这倒给我们提供了“合作”的机会。有一天,我们在家用电视投屏讨论学术问题,外公和爸爸就锆石定年和重矿物组合两种方法对于砂体物源判别是否准确这个问题展开讨论。外公认为这两种方法具有多解性,很难准确地直接用于判断物源。爸爸的观点是,利用重矿物的多组合方法与锆石定年追溯物源很多人都在用,已经是成熟的技术方法。

  当时我和妈妈也有加入,我们认为他们两个都没有错,都是为了找到更好地解决方法。外公敢于推翻和挑战已有的模式,鼓励我在研究中不要不加思考照搬前人的学术观点,要独立思考,发现非常规的手段。爸爸希望利用好已有的少量数据和现有的手段解决我们遇到的难题。外婆则站在旁边看着我们,她担心外公太过认真,思考太久,晚上睡不好。

  果然,第二天一早,外公就拉着我谈论晚上思考的进展。他说他已经习惯了每天睡觉前或者早起后思考问题,他很多问题都是这样想出来的。外公觉得自己的观点可以跟我爸爸的观点结合起来,宏观与微观相结合,除了那两种方法以外,还可以加上一些其他证据佐证。外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敢于质疑常人不敢质疑的问题,追求真理。他告诉我,研究地质科学,要大胆质疑,小心求证,才能有所创新。向外公学习,我感觉自己的思维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看问题的角度也更加客观和全面了。(姚 悦)

首 页| 单位简介| 留言反馈| 联系方式| OA登录